吳為山:為時代造像 以丹心鑄魂

2019-11-26來源:人民政協報
A- A+

◆吳為山簡介:

全國政協常委,中國美術館館長、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、中國城市雕塑家協會主席,2018年當選法蘭西藝術院通訊院士,2016年當選烏克蘭國家藝術科學院院士、俄羅斯國家藝術科學院榮譽院士,2019年當選意大利藝術研究院院士并獲米開朗基羅勛章。

11月初,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“偉大歷程壯麗畫卷——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美術作品展”剛剛落下帷幕,《國家的脊梁》《遼寧號航母》《石榴花開》等諸多精品力作,展現著新中國70年來波瀾壯闊的偉大歷程和輝煌成就。在一個多月的展期里,這里吸引了一批批觀眾來觀瞻。

像這樣充滿精品力作又吸引觀眾眼光的主題展覽,在中國美術館從來不會“缺席”。這與全國政協常委吳為山不無關系。

如今已是中國美術館館長的吳為山總是說:“藝術起到精神引領的功能和作用,它出現的形式不是越多越好,而是越好越好。”在這“越好越好”中,吳為山可謂一個追夢的行者。

初心

青磚、黑瓦,石板街、串場河……

這是吳為山在夢中對于幼年時家鄉蘇北的悠悠印記。

吳為山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家,家中所收藏的古書插圖與器皿畫作,為五六歲時的他打開了一扇藝術之門。清雅的山水畫和古香古色的仕女圖,至今都深烙在他的記憶中。

11歲,他開始摸索著寫生,畫鎮上熟識的老人。上世紀70年代末,十六七歲的吳為山響應“向科學進軍”的號召,曾一度嘗試棄藝學醫,但兩次高考都以一分之差落榜的現實,使他意識到,藝術道路或許才真正適合自己。

于是,他進入無錫工藝美校學習泥塑。在這里,他第一次看到了維納斯像、米開朗基羅像、亞歷山大塊面像等雕塑;在這里,他聆聽過吳冠中、張道一、錢紹武等教授的講座,也接受了泥塑巨匠的言傳身教。多年以后,本身已成美術大家的吳為山于其自傳《在路上》中曾寫過這樣一段話:“我未能忘記張道一先生在我們那間小小的教室,講出了鼓舞人心的一句話:‘你們要立志將來在美術史上留下名字。’也許,年逾八旬的張先生記不得當時講課的情景,可作為17歲的我,是多么的震撼!”

在西洋石膏像的潔白和惠山泥土的烏黑的強烈反差中,在大師們藝術實踐的耳濡目染下,吳為山逐漸明確了生命航向,堅定地走上了藝術之路。

1983年吳為山參加高考,以優異成績同時被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和南京師范大學錄取。

上世紀90年代,吳為山相繼在歐美深造,領略世界多元藝術風光的同時,也惋惜“不少亞洲人的作品基本都被美國當代藝術同化了”。在這期間,他應邀給荷蘭女王雕像,產生了一定國際影響。1998年,他獲得可以拿美國綠卡的機會,但一位90多歲的德裔美籍藝術家說,美國是一個商業社會,你不應該在這里。中國是一個古老文明的國度,那里有令人神往的藝術,趕緊回到你的祖國吧。

吳為山如醍醐灌頂。

“我希望用雕塑建立一個精神的豐碑,影響未來一代和當代年輕人,讓民族文化與民族精神生生不息。”

而今,他的雕塑作品不僅矗立在中國很多重要場所,還矗立在世界很多重要角落。

鑄魂

一刀一刀、一錘一錘、一手一指……

不厭其煩重復著,用心用情感受著,精益求精雕刻著,直到冰冷的材料變成鮮活的靈魂。

吳為山說,雕是減法,減去不該有的部分;塑是加法,加上屬于精神的部分。雕塑應該在加加減減中,融合自身生命體驗,把精神塑造出來。

他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如何用可視的形象,把不可視的歷史展示出來,讓每一座雕塑都能成為一個時代的坐標。他曾請教于費孝通先生,費老語重心長地說,一生做一件事很不容易,你要把一代知識分子的精神風貌塑造出來,中國知識分子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愛國。2019年6月在國家博物館舉辦的“丹心鑄魂——吳為山雕塑藝術展”中,立著一座座中華杰出人物的雕像,吳為山這樣闡釋,他信奉“那些歷史的精英、文化的巨擘,在滄海橫流、浴火重生中,終以其精神而自塑成一尊尊不朽之像”,而作為一名造像者———雕塑家,他追求的就是“為時代造像,以丹心鑄魂”。

30多載春秋、500多件作品,最大的20多米高、最小的幾公分長。

他的作品是溫暖的,《睡童》《春風》《母與子》等訴說著人世間的脈脈溫情。

他的作品是深厚的,《孔子》《老子》《李白》等彰顯著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他的作品是奮進的,《百年豐碑》《雷鋒》等將人們帶到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。

……

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中,有一座組雕感染著每位前來瞻仰的參觀者。組雕中最令人悲憐的就是母子雕塑,要么是母親絕望地抱著死去的孩子,要么是嬰孩趴在死去母親的身上吮吸著最后一滴乳汁,要么是年邁的兒子攙扶著80多歲的母親在逃難……“這組作品使我開始思考雕塑藝術的本質價值,雕塑應該是表現靈魂的,這需要通過個體精神世界的把握,通過個體形象的塑造,或群體形象的塑造,來表現‘人類’二字。”

這是他寫意雕塑的代表作之一。

其實,早在20多年前,年僅30多歲的吳為山就提出“寫意雕塑”的概念,繼而

提出“中國寫意雕塑八大風格論”,并不斷用作品證實寫意雕塑的存在與價值。他說,“只有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深刻研究后,才能懂得它的價值所在,從而熱愛它、追尋它、繼承它、發展它。我要用雕塑在中西合璧的基礎上,來強化中華傳統文化特色,融入中國人的精神,用中國藝術的寫意傳遞中國人的神和魂。”

如今,不僅在國內,在法國、意大利等國家還專門舉行了探討寫意雕塑概念的研討會。吳為山不無欣慰地說,讓外國朋友來研討寫意雕塑,這是件多么自豪的事情啊。不用再言必談希臘、羅馬,我們開始有表現自己精神境界的獨特方式、風格和語言。

在采訪中,吳為山攤開雙手說,你看,我雙手的大拇指不一樣。“江湖傳聞”果然不虛。常年手持雕刻刀、用右手拇指推按的動作,使他的右手大拇指比左手大拇指顯然要長出不少。他接著風趣地說了一句,這是勞動者的手。“我每天都在創作,摸泥巴、捏石膏,經?;剖?,但只要水一洗,再擦點手霜,很快就恢復潤澤了。”吳為山覺得,這種潤澤來自黏土的潤澤,更來自歷史巨人心靈的潤澤,“中華民族近現代以來的苦難歷史、崎嶇道路,在我的心靈上留下縷縷刀痕,但最終在我的手中化為唯美與溫柔,我要把中國人的溫情表現給全世界。”

已近耳順之年的吳為山,已然諸多榮譽加身,“在鮮花和榮譽背后,我經??轎首約旱男牧椋何藝庖惶熳雋聳裁?,我這些年做了什么,我這一輩子還想做什么。一個人的價值不在于他獲得什么,而在于他做了什么,做成了什么。”他說要用作品來證實對民族、對國家、對黨和人民的熱愛。

對話

線裝書、羊皮書,杜甫、舍甫琴科……

坐落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市中心的組雕《靈魂之門——杜甫與舍甫琴科》,將中烏兩國的兩位著名詩人塑像鑄在兩本書上,形成兩扇永遠打開的門,仿佛展開了一場超越時空的對話。這座組雕給俄羅斯美術家協會主席安德烈·科瓦爾丘克留下深刻印象,他認為吳為山“把中華文化精神和歐洲現代美學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把傳統的、民族的和現代的雕塑語言成功地融會貫通”。

類似主題的雕像,在吳為山的創作中并不罕見。2019年5月,在紀念達·芬奇逝世500周年的日子里,青銅雕像《超越時空的對話——達·芬奇與齊白石》被意大利藝術研究院收藏。在這組雕像中,達·芬奇右手食指向上似詰問上天,齊白石則手扶拐杖似撫觸大地,兩位生于不同時代、不同國家的畫家,就這樣邂逅。意大利藝術研究院雕塑院院長安東尼奧·托馬佐說,“我們看到藝術家吳為山超越地理和文化的界限,對人類歷史含義的一種追求與探索,以及由此而來的對人類共同命運的思考。”

近現代以來,中國文化藝術如何與西方文化藝術進行平等對話的難題,在這樣的藝術背景下,或許能找到一些答案。吳為山說,國外游學的經歷,使他對中華文化的理解和情感在中西比較中得到升華,使他的內心世界開始探索如何實現中西方文化對話。

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曾到訪吳為山的工作室,他看到孔子頭上的道道皺紋,就會想到中華民族的悠久;看到老子長長的胡須,就可想到中華民族的智慧。“在很多國家的中國廣場,有一個日日夜夜在講中國故事的人,那人就是孔子。”隨后吳為山不無幽默地說,“他不用護照。”

近年來,吳為山利用中國美術館的平臺,不斷地將我國優秀作品拿到國際社會展覽,還適時地把世界優秀作品拿到中國美術館來展覽,傳統與現代、歷史與當下、國際與國內在展覽中“對話”。2018年由中國美術館先后牽頭成立了“金磚國家美術館聯盟”“絲綢之路國家美術館聯盟”,吳為山當選為兩個聯盟的秘書長,組織20多個成員國家美術館舉辦展覽、學術研究,致力于“用文化經典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”。

“在中外文化交流、文明互鑒中,不僅僅是雕塑,每個領域的專家都有這樣的責任感——讓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國文化藝術———實際上也就是讓世界更多地關注中國,豐富世界文化藝術。”吳為山說道。

擔當

“活”起來,“美”起來……

1990年至1991年,吳為山在北京大學進修,中國美術館是他夢寐以求的地方。不巧的是,那一年,中國美術館因為裝修而閉館。而30多年后,他成為中國美術館的“掌舵者”。

在他的“掌舵”下,排長隊、大隊等這些以往只會出現在某個明星演唱會的情景,也出現在中國美術館的門口。“典藏活化系列展”“弘揚中國精神系列展”“捐贈與收藏系列展”“國際交流系列展”等引起社會熱烈反響的系列展覽,讓中國美術館開始“紅”起來。

說起“典藏活化系列展”,還有一個小插曲。吳為山擔任中國美術館館長不久,時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教授在一次匆匆逗留北京之際,提出參觀中國美術館、觀摩一下鎮館之寶,這可難住了初上任不久的吳為山:當時美術館只有臨時展,缺少固定的長期陳列展。這督促著吳為山開始思考如何讓11萬余件館藏珍品“重見天日”。不久后,一個叫“典藏活化”的系列展出現。吳為山說,讓庫房里的這些“寶”長期陳列供大家看,才會使之真正“活”起來。

“中國美術館作為公共文化服務平臺與國家級美術殿堂,在普及與提高、大眾教化與深度挖掘之間,始終以‘美’字貫穿著。所以我要努力發現美、展現美、激勵創作美。”吳為山說,為大眾提供欣賞美的場所,這是一個偉大的事業。

多年的美術創作、教學與實踐經歷,使吳為山始終關注美育問題。特別是在2008年成為全國政協委員以來,他每年都會提交很多關于美育的提案。在今年全國兩會他提交的眾多提案中,有一件就是《加強新時代美育及其傳播》,他提出美育,不僅要重視學校教育,還要重視社會教育,“中國美術館通過策劃舉辦越來越多講品位、講格調、講責任的展覽來活化經典,吸引觀眾,不僅面向學生,還面向全社會,讓美育融入公共生活,盡最大可能地發揮這些經典作品的美育功能和社會價值,發揮其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作用。”

除此,吳為山還積極推動與策劃將優秀展覽送到邊疆地區、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,種下一顆顆“美的種子”,踐行以美育提升人文素養、筑牢文化自信。在前不久,中國美術館就在延安魯藝舊址舉辦了“延安·初心———中國美術館典藏火花系列展”,他稱這既是對老一輩藝術家的懷念,也是對中國共產黨文藝路線所一貫倡導的藝術為人民最好的回應、學習和敬仰。

在不久前才新建成的香山革命紀念館里,陳列著吳為山最新創作的大型主題雕塑,4.9米高的《毛澤東同志在香山》矗立在紀念館的序廳正中,兩側分別是《共商國是———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》《百萬雄師渡大江》大型主題浮雕,展廳內還有《勝利的消息》。這些作品是吳為山在結束一天的行政工作后,傍晚驅車2小時趕赴河北省大廠回族自治縣在深夜進行創作的。為?;さ袼苣喔迕庥諶丈褂敕绱?,工作室內沒有空調也沒有窗戶,他揮汗如雨,汗水浸透了衣裳。

有人曾問他,現在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么?他回答說,巨大的創作欲望和有限的時間精力之間的矛盾,“我一天睡很多次覺,坐在沙發上能睡3分鐘也就夠了。所以,我在休息方面像是‘吃零食’的人。”

版權所有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

網站主辦:全國政協辦公廳

技術支持:央視網

菲律宾开奶茶店 很赚钱 361彩票安卓 像素牧场物语后期赚钱 百万作战答题赚钱 qq麻将怎么开四人好友房 微信团队买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微信公司是如何赚钱的 零元赚钱吗 金巴黎彩票群 淘客助手软件怎么赚钱 捕鱼平台24小时提现 返钱宝宝和好券哪个更赚钱 dnf加武士刀能赚钱吗 正经网络赚钱 hr团队如何给公司赚钱 微乐江西